毛澤東
發布時間:2016-07-28 查看次數:3617

          毛澤東(1893年12月26日-1976年9月9日),字潤之(原作詠芝,後改潤芝),筆名子任。湖南湘潭人。中國人民的領袖,馬克思主義者,偉大的無産階級革命家、戰略家和理論家,中國共産黨、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,詩人,書法家。 1949至1976年,毛澤東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領導人。

“嚼得菜根 百事可做”—毛澤東的廉政故事

    毛澤東,是一個農民的兒子,長期受到傳統文化的熏陶,他熟悉中華民族的曆史,他認爲廉潔奉公是共産黨員應有的道德修養。

    1929年12月,毛澤東在起草“古田會議”決議中,把廉潔奉公作爲共産黨員五項條件之一:“規定新分子人黨,除了政治觀念沒有錯誤,忠實可靠之外,還必須具有犧牲精神,能積極工作,不吸鴉片、不賭博、沒有發洋財的觀念”。“這就是共産黨、黨的幹部、黨的領袖應有的性格和作風。”1932年2月,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發布了第三號通令,主要內容是反對貪汙腐化、揮霍浪費、官僚主義和命令主義。在此後的兩年多,蘇維埃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,堅決打擊、克服了各種不正之風和貪汙腐敗現象,鞏固了蘇維埃政權。

    1933年2月,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宣布:“蘇維埃工作人員如果發現了貪汙腐化、消極怠工及官僚主義分子,民衆可以立即揭發這些人的錯誤,而蘇維埃政府則立即懲辦他們,決不姑息”。1933年12月,毛澤東、項英簽發了《關于懲治貪汙浪費行爲》第26號訓令,規定:凡蘇維埃機關、國營企業及公共團體的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貪汙公款在500元以上者,處以死刑;貪汙公款300元以上500元以下者,處以兩年以上五年以下監禁;貪汙公款在100元以上300元以下者,處以半年以上兩年以下監禁;貪汙公款在100元以下者,處以半年以下的強迫勞動……根據這一訓令,一批大小貪汙犯受到了處理,如中央執行委員,于都縣蘇維埃政府主席熊仙壁因貪汙讀職,被依法判決監禁一年,剝奪政治權利一年。蘇區中央政府的堅決反腐敗鬥爭蔔得到了人民群衆的衷心擁護。

    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,在井岡山、贛南、陝甘甯邊區留下了許多爲政廉潔的故事。在井岡山根據地時,1929年的一天,一位老公公給毛澤東送來一條大鯉魚,說是給毛委員補補身體,當時警衛員不肯收,可是老人家就是不依,只好收下……等到正午時分,毛澤東從老鄉那裏做社會調查回到住處,警衛員樂呵呵地跟毛澤東說:今天我給你做好吃的—紅燒鯉魚。毛澤東忙問:魚從哪來的,一定讓警衛員送回去,警衛員說:人家是好意……。最後毛澤東讓警衛員把魚稱了,按照市場價格,給老鄉如數送去了魚錢。

    1931年11月,毛澤東當選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主席後,住在瑞金附近的葉坪,這是一所普通民房,吃的是糙米飯和青菜,辣椒,他患病發高燒40℃仍堅持工作,白天幫助農民車水抗旱,修堤,晚上還找老鄉座談,開展調查研究,寫下了《長岡鄉調查》、《才溪鄉調查》等著作。

    1934年1月,在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,毛澤東指出:“應該使一切政府工作人員明白,貪汙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。”又說:“要得到群衆的擁護嗎?要群衆拿出他們的全力放到戰線上去嗎?那麽就得和群衆在一起,就得去發動群衆的積極性,就得關心群衆的痛癢,就得真心實意地爲群衆謀利益,解決群衆的生産和生活問題,鹽的問題,米的問題,房子的問題,衣的問題,生小孩子的問題,解決群衆的一切問題。我們是這樣做了麽,廣大群衆就必定擁護我們,把革命當作他們的生命,把革命當作他們無尚光榮的旗幟。”

    1941年5月,以毛澤東爲首的中央政治局批准了《陝甘甯邊區施政綱領》,此文件規定:“厲行廉潔政治,嚴懲公務人員之貪汙行爲,禁止任何公務人員假公濟私之行爲。”1943年10月,毛澤東在爲中共中央寫的黨內指示中重申“在一切黨政機關中,必須講究節省、反對浪費,禁止貪汙。”

    1941年春,處于抗日戰爭的最困難時期,由于日、僞、頑的進攻和夾攻,經濟上對根據地實行封鎖,延安的物質生活非常困難,毛澤東等黨中央的領導同志有時一連兒天沒有蔬菜吃,夥房同志很著急。有一天,毛澤東到二十裏鋪參加邊區黨代表大會,回來路過延河灘時襯他被稀稀拉拉的幾片綠色吸引住了。毛澤東停下腳步,瞧瞧四周,原來是一種叫冬寒菜的野菜在頑強的生長著,他說這種野菜我吃過,很好吃。于是在毛澤東的帶動下,大家一齊動手挖野菜,以野菜當蔬菜吃,解決了春天缺菜的困難。由于敵人嚴密封鎖,延安不光是蔬菜和糧食緊缺,像棉衣、單衣、襪子等物資也非常匾乏。爲克服抗戰時期的嚴重困難,黨中央發出號召:開展大生産運動,“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”。毛澤東也積極參加大生産運動,工作之余在楊家嶺開墾了一塊荒地,經他精心栽培和管理的蔬菜,青翠欲滴,有辣椒、茄子、白萊等。陝甘甯邊區還辦起了織布廠、煉鐵廠、制帽廠等,由于技術設備的不足,所以制帽廠做的氈帽樣子不好看,帽殼平塌塌,帽沿往下搭拉,所以戰士們起先不願戴。警衛員爲毛澤東從供給處領回一頂,主席十分喜愛的接過帽子就戴上,並誇獎說,這帽子不錯呀!挺暖和的。戴了後在院子裏走了一圈,惹得同志們全笑了。以後主席開會、做報告一直戴著這頂氈帽子,在主席的帶動下,大家都戴上了這種氈帽子。這事在邊區人民中流傳著一段順口溜:“八路軍,土包子,頭上戴著氈帽子,打仗就像鋼炮子,敵人像個龜孫子。”許多外國記者到延安後,得出這樣的結論:“中國的希望在延安。”因爲延安共産黨“艱苦奮鬥、以身作則,工作之外還要生産,獎勵廉潔,禁絕貪汙……。”這與國統區形成了鮮明的對照,共産黨同國民黨就是不一樣。

    1949年3月,七屆二中全會結束後,黨中央決定離開西柏坡村,中央領導機關和解放軍總部進駐北平。這意味著一個新的重大的曆史轉折,革命要進人一個新的時期。毛澤東興奮不已,徹夜難眠,他想起了在延安時期與著名民主人士黃炎培的一次談話。黃說:縱觀幾千年中國封建王朝的興衰史,都是創業艱舍奮鬥,當政腐敗,結果被人民所推翻,幾乎成了一個規律,迄今爲止,還沒有哪一個王朝跳得出這個周期律。當時毛澤東胸有成竹地說:“我們能跳出周期律,因爲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,這就是民主。只有讓人民監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,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。”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,毛澤東告誡全黨“奪取全國勝利,這只是萬裏長征走完了第一步”。“要警惕糖衣炮彈的進攻。”號召全黨:“繼續保持謙虛、謹慎、不驕不躁的作風”,“繼續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”。在進北平前夕,毛澤東把身邊工作人員召集起來,他說:“同志們,我們就要進北平了,我們進北平不是李自成進北京;他們進北京就變了,我們共産黨人進北平,不能以功臣自居,不要搞腐化,不許享樂,要堅持繼續革命……。身邊的工作人員,對毛主席講話進行了認真討論,機要處的同志根據毛主席講話精神,還作出了具體的幾條規定。

    1949年3月24日淩晨,毛澤東等黨中央的領導同志,來到北平城。登車前毛澤東風趣地對周恩來等領導同志說:進城去“趕考”,“我們決不當李自成!”進城以後,毛澤東是以一個“考生”的心理准備和工作姿態,嚴格要求自己,薪奉甚薄,生活十分儉樸。進城幾天後,毛澤東要接見知名人士、民主同盟負責人張瀾,他盼咐衛士:“張先生爲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做了不少貢獻,在民主人士中享有很高的威望,我們要尊重老先生,你幫我找件好衣服換換。”衛士從毛擇東口裏聽說要穿件好一點的衣服,還是頭一回。結果衛士在毛澤東的“存貨”裏翻了又翻,選了又選,竟挑不出一件沒有補丁的衣服,衛士禁不住嘟嚷:“真是窮秀才進京,一件好衣服都沒有!”毛澤東聽後,淡淡地一笑說:“曆來執垮子弟考不出好成績,安貧者,能成事,嚼得萊根,百事可做。我們會考出好成績的。”結果毛澤東就是穿著帶補釘的衣服,接見了張瀾,以後仍然穿著這身衣服接見了沈鈞儒、李濟深、郭沫若、陳叔通……。直到開國大典前夕,要登天安門城樓,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才制做了兩件新制月及。

    新中國建立以後,這位共和國的領袖,開國元勳,絲毫沒有滋長享樂思想,生活非常儉樸,從不占公家分毫,吃穿用都不講究。他最反對隨便爲他添置衣物;他喜歡穿灰色中山裝,或許是在長期的革命戰爭年代穿慣了“灰色”的緣故,他開國大典時穿的那雙皮鞋,一直穿到逝世。只有在外事活動或其他重要場合他才穿皮鞋,平時他愛穿黑色布鞋。有時布鞋底磨薄了讓人釘上鞋底,又繼續穿。

    1954年8月,英國工黨領袖前首相艾德禮,應中國人民外交學會邀請,率英國工黨代表團訪問中國。8月24日,毛澤東要接見英國外賓,工作人員見他穿的褲子後邊已打了補釘,所以勸他換條稍好點褲子,可是毛主席執意不肯換。他說:“不要緊,誰看我後邊呀!”有一次,毛澤東和陳毅一起接見外賓,毛澤東穿一雙大毛窩棉鞋(北方老百姓穿的棉鞋),陳毅說:“人家接見外賓都穿皮鞋,你怎麽穿個大毛窩呢?”毛澤東說:“我就穿這種,幹嘛要跟別人穿得一樣?我穿得舒服!”毛澤東在飲食方面也非常節儉,保持著湖南人習慣,喜歡吃辣椒,幾乎每頓飯都有辣椒,吃米飯總要摻點粗糧、黑豆之類雜糧,嚴格控制夥食標准。

    1960年,毛澤東和全國人民一樣,同甘苦,共渡難關,他對夥房師傅說:“我實行三不,即不吃肉、不吃蛋、吃糧不超過定量!”又說“我吃飯有米飯有青菜就行,肉和雞蛋出口換機器。”以後毛澤東每頓飯只炒一盤青菜外加兩碟小菜(無非是辣椒豆腐乳之類),算起來,一連有7個月沒有吃豬肉。在開國以後的很長一個曆史時期裏,中國老百姓都使用票證,毛澤東的家庭也不例外。他每月的定量是12公斤,他常在人民大會堂、釣魚台國賓館等地處理國內外事務,也時常外出巡視,但無論到哪裏,吃飯都是自己付糧票,在韶山毛澤東紀念館,還保存著毛澤東交糧票的收據93張(包括在上海錦江飯店,湖南省委接待處等數十家單位的收據)。毛澤東喜歡喝茶,特別喜歡喝濃茶,還喜歡吃茶葉,所以每杯茶都放新茶葉,他喜歡清香甘醇爽口的龍井茶,每月用茶葉得三四斤。他常囑咐工作人員:“購買茶葉,一定要在自己的生活費中開支,不得揩公家的分毫油水!”他在人民大會堂、懷仁堂、釣魚台等地公務活動中喝茶,都是自己付款。

    毛澤東一家的生活開支來源有兩項:一是工資,二是稿費。1955年7月,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行薪金制,毛澤東每月的工資是404.8元,江青爲243元,毛澤東的工資數以後一直未變動,江青在1968年3月調整爲342.7元,除了工資以外,均無額外補貼。他家每月生活開支包括主食、副食、雜物用品、房租、黨費,還有李敏、李納的生活費,李雲露(江青姐姐)的生活費,還有毛澤東招待客人(包括民主人士等)的費用,以及身邊工作人員的夜餐費,部分醫療費和外出的補助費等,從湖南老家來的親友在京的花銷,往返的路費,買土特産送行,資助身邊工作人員都從毛澤東的工資中開支。從1954年到1957年,他爲身邊工作人員和警衛員辦業余學校,參加這個學校的學習有70多人,他們的課本、紙筆、練習本、字典以及聘請的老師工資都從毛澤東的工資中開支,所以他的工資有時不夠用,超支多了就從稿費中支出。毛澤東無論在戰爭年代還是在和平建設時期,他總是艱苦樸素,廉潔奉公,不占公家一分一毫,全心全意地爲人民服務,這種優良作風和偉大品格,給我們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(作者:陸善怡 《黨史縱橫》 1999年03期)






版權所有 江西省醫藥采購服務中心
贛ICP備05001502號
Copyright 2017 www.dopity.com,All Rights Reserved